网站首页 法学研究 安徽律师 2020年8月9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本站简介 法治新闻 盈科律师 职务犯罪 经济犯罪 法治风云 法律法规 刑事律师 刑事辩护 律师服务 法律咨询
   网站公告: 安徽最权威刑辩律师、安徽最权威刑辩律师胡瑾律师访谈:公平、正义,一位安徽刑辩大律师的法治梦   安徽刑事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专访   合肥刑事大案律师,合肥大案律师:胡瑾律师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刑事律师 >>> 职务犯罪辩护
检察官谈受贿案件: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原因及对策
发表日期:2011-10-26    已经有5137位读者读过此文    

                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原因及对策 

   【内容摘要】 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现象比较常见,对此的研究有利于遏制职务犯罪。司法实践中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主要出于蒙混过关、自我保全、畏罪恐惧、与法抗衡等几种心理。主要表现为嫌疑人庭上全盘否定犯罪供述作无罪辩护、避重就轻,否认主罪承认次罪、混淆犯罪性质逃避刑事责任等几种类型。此既有贿赂案件特定的证据方面的原因,侦查方式不当的原因,又有其他诸多外界复杂因素所致。为将嫌疑人翻供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有效打击此类犯罪,可采取以下方式:首先,在侦查环节,应全面收集证据,夯实基础,提高证据证明力,预防翻供;其次,在审查起诉环节,公诉人应做好充分准备,全面核实、固定证据,完善证据体系,控制翻供;再次,在审判环节,应充分发挥公诉职责,强化庭上功夫,制服翻供;最后,在执法监督环节,应加大查办伪证、包庇、徇私舞弊等犯罪案件的力度,净化外部环境,铲除翻供赖以滋生的土壤。 
受贿犯罪是一种职务型、智能型的经济犯罪,属于“隐形犯罪”。一般来说,犯罪嫌疑人大多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较深的社会阅历和较高的文化层次,往往在犯罪前或犯罪时就构筑了“防御工事”,自我保护能力强。加之这类案件知情人少,“一对一”证据多,因而实践中犯罪嫌疑人翻供的情况比较常见。因此,如何制服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成为困扰出庭公诉的一个突出问题,也是摆在公诉人面前的一道棘手的难题。本文拟就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心理、原因及对策作一粗浅的探讨。
一、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几种心理和常见类型
1.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几种心理
从司法实践看,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心理因素比较复杂,概括起来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1)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受贿犯罪大多是在受贿人与行贿人之间单独进行,很少留下物证、书证,相关证据很少。许多犯罪嫌疑人在归案后,由于一时难以承受精神压力而被迫交待罪行,但待其调整好心态后,往往感到后悔,认为自己不如不交待,法官或许查不清事实而不能定罪,因而报着试试看的侥幸心理而当庭翻供,企图蒙混过关。“能翻就翻,翻不了就拉倒”是这部分案犯的心理写照。
(2)趋利避害的保全心理。受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系国家工作人员,有的甚至是位高权重的领导干部,他们认识到一旦被判有罪,不仅本人要受到法庭制裁,而且会影响家庭和子女的前途和命运。因此,为保全自己的名誉、地位和家庭,往往不惜一切代价,想方设法地翻供。
(3)恐惧惩罚的畏罪心理。这是犯罪嫌疑人较为普遍的一种心理状态。他们对判刑后漫长的劳改生活望而生畏,错误地认为“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认为供认了罪行就必然受到惩罚,供认的罪行越多受到的惩罚就越重。因而在畏罪心理的驱使下,本能地推翻原供述。
(4)拒不认罪的对抗心理。一些主观恶性较深的犯罪嫌疑人,自知罪行严重,犯罪时即订立了攻守同盟。犯罪后对政府怀有敌意,对审判具有强烈的抗拒心理,绝处求生的欲望极为强烈。因此,开庭时他们往往孤注一掷,带有赌博式的“背水一战”,拒不认罪。甚至以刑讯逼供、“屈打成招”为借口推翻原供词,以达到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
2.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常见类型
一是全盘否定,有罪辩无罪。这种翻供,犯罪嫌疑人一般出于对立、畏罪的心态,要么矢口否认,坚决赖帐,不管你掌握了多少证据,也不管你掌握的证据证明力有多强,抱定“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的信条,拒不认帐;要么则以刑讯逼供、“屈打成招”或审讯人员几天几夜轮番轰炸,致使自己精神失常为借口推翻原供词。如许某受贿案,在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对受贿1000元的事实供认不讳,审判阶段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期间他四处活动,串供串证。开庭时,全面翻供,称原供词是在侦查人员连续三天三夜轮番讯问,致使自己精神失常的情况下违法取得的。
二是避重就轻,罪重辩罪轻。这类翻供,犯罪嫌疑人一般抱有侥幸心理,且患得患失。一方面希望翻供得逞能减轻罪责,得到轻判,另一方面又担心翻供不成反而加重罪责,抹煞了认罪态度好这一从轻处罚情节。因此在法庭上一般采取翻主不翻次的方法,探听虚实,同时又企图通过如实交待次要罪行来争取一个好的认罪态度,处于一种十分复杂的矛盾心理状态,因而翻供往往带有极大的试探性。
三是混淆性质,犯罪辩违法。这类翻供,犯罪嫌疑人往往以行贿人与自己关系好、感情深为由,将受贿说成是馈赠礼品、礼尚往来或是给小孩的礼物、红包等,以混淆性质,达到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
四是偷梁换柱,受贿辩借款。这类翻供的犯罪嫌疑人往往把受贿说成是借款,称以后要归还,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甚至出具伪造的借条以证实自己的清白。由于受贿案件具有连带性,贿赂双方责任牵连。因此犯罪的双方均不希望留下证据,犯罪后相互包庇,极易形成攻守同盟,客观上给犯罪嫌疑人提供了可乘之机。
五是交公用公,赃款辩公款。这种情况犯罪嫌疑人并不否认自己收受了钱财,但却辩解自己将受贿纳入单位小金库,用于单位合理开支,或用于请客招待、合理应酬等,给犯罪穿上了合法的外衣。
六是推卸责任,主动辩被动。这类翻供的犯罪嫌疑人受贿时即精心策划,自己不直接出面收受钱财,而是让家属出面。一时案发,犯罪嫌疑人推个一干二净,声称是家属代收,事后亦未告知,本人不知情,错误地认为家属不是国家干部,无法定罪,从而逃避法律的制裁。
二、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原因
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
1.受贿案件证据本身的特点给犯罪嫌疑人翻供提供了可能
一般来说,受贿案件的证据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证据体系不完整。受贿案件的证据具有隐蔽性,贿赂双方在实施犯罪时,总是想方设法避人耳目,往往在无人证实的情况下进行,知情者少,缺乏必要的间接证据,从而使整个证据体系不完整。
(2)直接证据真实性差。由于受贿案件贿赂双方责任牵连,因此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往往沆瀣一气,相互包庇,多数在犯罪时即订立了攻守同盟,因此,直接证据的真实性差。
(3)证据可变性大。受贿案件的证据多为言词证据,言词作为证据,易反复,易更改,可变性大,难以控制和固定。
(4)物证具有特殊性。受贿案件收受的大多是种类物——金钱。金钱作为证据,易隐匿,难辨认,无法确定赃款。
由于受贿案件证据本身存在的这些特点,使受贿案件的证据具有明显的不稳定性,这就在客观上为犯罪嫌疑人的翻供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
2.侦查环节取证疏漏,给犯罪嫌疑人翻供留下了间隙
一是取证思路失偏,“以供取证”,依赖口供。一旦取得受贿人供述便沾沾自喜,认为案件已告破,从而忽略了对间接证据、物证、书证等相关证据的收集、固定,给犯罪嫌疑人翻供留有间隙。
二是取证不细,措施不当,未能抓住战机深挖证据,致使关键证据灭失,该取的证据未取到,证据链条留有缺口,给翻供留下隐患。
三是讯问方式不当,使案犯产生抵触情绪,给翻供埋下了心理隐患。
3.外界因素的诱导是导致犯罪嫌疑人翻供的一个重要因素
(1)辩护律师介入,诱使犯罪嫌疑人翻供。个别辩护律师缺乏职业道德,为了打赢官司,提高知名度,或为被告方重金收买,不惜采用非法手段,或明或暗地诱使犯罪嫌疑人翻供,有的甚至帮助犯罪嫌疑人串供串证,为犯罪嫌疑人开脱罪责,这就使犯罪嫌疑人在法庭上的翻供有恃无恐。
(2)监管场所监控不力,给串供串证开了方便之门。一是外界传递信息,指使犯罪嫌疑人翻供,内外勾结串供串证;二是同案犯利用放风、劳动之机,打手势、递纸条进行串供、翻供;三是同监舍犯人传授犯罪经验和抗拒审判的方法,诱使犯罪嫌疑人翻供。
(3)审讯策略不当,讯问疏漏,给犯罪嫌疑人以启发。有的办案人员经验不足,问话不当,使犯罪嫌疑人得到启发,萌发了翻供的念头。有的办案人员问话不到位,关键证据没有最后“敲定”,给犯罪嫌疑人庭上翻供留下了狡辩的余地。
4.不负责任的办案给犯罪嫌疑人翻供提供了客观的条件
一是案件久拖不决,给犯罪嫌疑人策划翻供提供了充足的时间。实践中,一些办案单位之间基于对案件的认识不同,不负责任地相互推诿、相互扯皮,无限制地提审犯罪嫌疑人,使其逐渐摸清了讯问意图,掌握了案件的证据情况,从而有充分的时间、条件和理由进行翻供。
二是强制措施适用不当,给犯罪嫌疑人翻供提供了便利条件。从司法实践看,有相当部分的犯罪嫌疑人在被关押期间,均不择手段地骗取取保候审,一旦得逞即四处活动,与有关人员串供串证,重新订立攻守同盟,然后伺机在审查起诉环节或审判环节翻供。
5.减轻罪责、规避法律的心理因素是促使犯罪嫌疑人翻供的内在动因
由于受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多是身居要职的领导干部,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关系网深、保护层多且社会经验丰富,文化层次较高,考虑问题复杂。因而犯罪后,尤其是供认了犯罪事实以后,其思想活动更加激烈,畏罪心理和对立情绪反映明显,有的希望减轻罪责,得到轻判,有的自恃作案诡秘,关系网深,不甘认罪,企图规避法律逃避制裁,因而都千方百计地设法翻供。
三、受贿案件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对策
虽然受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现象不可避免,但是我们可以采取有效的措施加以控制和防范。“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要想有效地制服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这就要求我们从办案伊始,在各个诉讼阶段都要树立牢固的证据意识,注意做好预防犯罪嫌疑人翻供的工作,把翻供的可能性降到最低限度。一旦出现翻供,也因早有预防对策而不致影响定案。笔者认为,实践中应着重抓好以下四个环节:
1.在侦查环节,应全面收集证据,夯实基础,预防翻供
(1)要树立全面的证据观念,广泛收集基础性证据,以堵塞案犯翻供的空隙和漏洞。实践中应做到“四重视”:一是重视对行贿、受贿人口供和证人证言等直接证据的收集;二要重视对书证、物证以及传来证据、间接证据的收集。尤其是“一对一”受贿案件,必须在收集到所有直接证据的同时,下大力气,由表及里,获取多层次的间接证据,使之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三要重视运用视听手段获取犯罪证据,发挥视听资料客观、真实的固有属性来证明案件事实,揭露串供、翻供中的虚假供述和辩解,突破“一对一”对峙的僵局;四要重视收集再生证据,运用再生证据弥补原生证据的不足,增强原生证据的证明力。由于受贿犯罪具有隐蔽性,案件的原生证据往往难以收集和固定,这就需要我们在收集再生证据上下功夫。一般来说,受贿人作案后,往往会产生经济状况的失常和心理状态的失衡,为了掩盖犯罪,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地匿赃、毁证、串供、订立攻守同盟等。如果我们收集到了这些再生证据,利用再生证据的反证作用,就可以弥补原生证据的不足,增强原生证据的证明力,也必然会使案犯精心构筑“防御工事”不攻自破,翻供也就不破自灭。
(2)通过有效途径,提高证据的证明力,不给案犯留下狡辩的借口。一是讯问、询问要深入细致,注意挖掘有价值的、证明力强的细节。如受贿的具体时间、交付地点、赃款赃物数量、特征及存放地点、犯罪现场有无特殊标记等,以便与其他证据相比照、印证;二是运用各种手段固定、保全证据。如对同一证据既可以用笔录的方式固定,也可以用证人证言的方式固定,还可以用视听的手段固定,或让案犯和重要证人亲笔书写供词或证词加以固定,以加强证据的证明力;三是重视取证手段的合法性,从程序上确保证据的法律效力。
2.在审查起诉环节,应全面核实、固定证据,完善证据体系,控制翻供
(1)充分做好庭前准备,准确预测。充分做好庭前准备工作,是出庭公诉取胜的基础,也是防止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最有效、最根本的途径。因此,庭前公诉人一定要高度重视,做好一系列的准备工作。首先要认真阅卷,吃透案情,灵活运用案件证据。在此基础上,熟悉相关的法律政策,做到烂熟于心,运用自如。同时还要掌握金融、财会、经济等相关的学科知识,以应对庭上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性问题,做到“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不备”;其次,要多方位、多层次地预测犯罪嫌疑人翻供的各种可能性,有针对性地做好准备,制定相应对策。公诉人对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的预见性是顺利制服翻供的必要条件。因此公诉人在办案中应处处留意,时时关心,重视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善于从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中捕捉信息,尽早发现犯罪嫌疑人翻供的思想动态,深入了解其翻供的原因、理由,并有针对性地制定应对措施,必须有效的制服翻供;第三,要精心制定出庭预案,保证出庭公诉的顺利实现。
(2)全面核实、固定证据,完善证据体系。一要对证据进行审查复核,做好必要的补证工作,对有疑点、有矛盾的证据应重新复核、补查,排除矛盾,完善证据体系,提高证据的证明力,力求把问题解决在出庭公诉前,为庭上示证、质证和答辩打好基础;二要稳定口供、固定证据,防止串供、翻供。庭审前公诉人要再次深入细致地讯问犯罪嫌疑人,注意发现犯罪嫌疑人有无串供、翻供意向,并耐心做好疏导教育工作,使犯罪嫌疑人消除私心杂念,保持口供稳定。
(3)加快办案进度,提高办案效率,减少犯罪嫌疑人翻供的机会。从司法实践看,办案周期越长,犯罪分子的思想波动越大,其串供串证可利用的时间就越长,翻供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因此,审查起诉应突出一个“快”字,速战速决,尽量缩短诉讼时间,以杜绝犯罪嫌疑人翻供的空间。
3.在审判环节,应充分发挥公诉职责,强化庭上功夫,制服翻供
(1)注意讯问策略,政策攻心,阻止翻供。每个案件都有每个案件的特点,而每一个案犯嫌疑人的心理状态也千差万别,各不相同,我们要善于利用犯罪嫌疑人不同的心理特征,采用不同的讯问策略,制定不同的讯问方案,攻心为上,以摧毁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实践中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使犯罪嫌疑人摸不清底细,不敢轻举妄动而放弃翻供。如对怀有抗拒心理,拒不认罪的犯罪嫌疑人可采用讯证结合,步步紧逼,揭露方讯问方法;对怀有惧怕、畏罪心理的犯罪嫌疑人可采取正面教育,指明前途,疏导式讯问方法等。
(2)强化举证质证,揭露翻供。举证质证是出庭公诉揭露犯罪、证实犯罪的核心内容,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关系到出庭公诉的成败。因此,公诉人针对庭上犯罪嫌疑人的无理翻供,应选择最恰当的举证策略予以揭露,达到制服翻供的最佳效果。一要选择恰当的举证方式证实犯罪。如对阶段性犯罪且证据数量多的案件,可按犯罪的不同阶段把证据划分成几个阶段,分组举证;对直接证据少的“一对一”受贿案件,则要充分运用间接证据的锁链关系,环环相扣,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循序渐进地举证;二要把握最佳举证时机,适时示证,迫使犯罪嫌疑人如实交待;三要充分预测辩护人可能出示的证据组织质证,用事实证据论证辩方所举证据缺乏真实、客观性,建议法庭不予采纳;四要灵活运用视听资料适时当庭播放,戳穿犯罪嫌疑人的无理狡辩。
(3)充分发挥辩论作用,击破翻供。法庭辩论阶段是出庭公诉的高潮,也是出庭公诉的决胜环节。公诉人应充分认识这一阶段的重要性,认真准备,搞好法庭辩论。要善于运用充分确实的证据来击破犯罪嫌疑人的无理翻供。实践中,公诉人可采用以下几种方法:一是阐明观点,正确逼进,直接驳斥。利用发表公诉意见,正面阐明观点,先发制人,将有罪证据梳理组合,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体系,来证明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直接驳斥犯罪嫌疑人翻供;二是利用矛盾,迂回包抄,间接反驳。利用犯罪嫌疑人翻供的矛盾之处,论证对方证据缺乏真实性、可靠性,使其翻供的理由不能成立;三是以其之予,攻其之盾,归缪反驳,使犯罪嫌疑人不攻自破。
4.在执法监督环节,应加大查办伪证、包庇、徇私舞弊等犯罪案件的力度,净化外部环境,铲除翻供赖以滋生的土壤。
检察机关应加大执法监督力度,积极查办伪证、包庇、徇私舞弊案件,通过各种渠道发现、挖掘犯罪线索,一旦发现翻供过程中有伪证、包庇、徇私舞弊等行为,决不能心慈手软,要坚持露头就打,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建议有关部门作党纪、政纪处分,以消除执法上的盲区。案犯翻供一经查出,要从严惩处,以断绝其逃避惩罚的妄想。

【打印本文章】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69800传销洗脑实录,传销洗脑术 ,传销怎么洗脑---合肥新型传销调查:宣称小投7万大赚千万
周立波妻子胡洁近况:女巨贪司机杨胜华被诉贪污7000万,周立波妻子胡洁否认涉案
合肥包河区传销最新消息:合肥传销头目在合肥受审后宣判,合肥传销头目各自领刑
安徽合肥传销最新消息:安徽省最大一起传销案件判决,42名传销头目被判刑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董事长吉立昌的发迹与倪发科的倒台
合肥刑事律师网合肥专业刑事律师、合肥刑事律师网介绍
安徽司法鉴定机构名录:安徽司法鉴定单位电话
安徽合肥著名职务犯罪律师介绍、合肥经济犯罪辩护法律师介绍
推荐文章  
安徽刑事律师胡瑾律师被中国科技大学聘为法学兼职教授!
安徽省“刑事专业律师”资格认定发布,盈科合肥刑事律师团队成最大赢家!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安徽著名职务犯罪律师、经济犯罪辩护律师胡瑾律师 专访
胡瑾律师近期办理的部分诉讼案件
安徽离婚律师咨询电话、安徽离婚律师咨询电话:13855183210
合肥离婚律师:婚前婚后买房的5个大不同
中央电视台报道胡瑾律师、汪剑律师办理的滁州特大诈骗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安徽刑事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 免责声明 皖ICP备08004261号

安徽刑事律师咨询电话:0551-62837148              Email:hefei148@163.com     邮编:230061   

地址:合肥市习友路与潜山路交口华润万象城A座26.27层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       安徽刑事律师QQ:762781753   胡瑾律师:13855183210

安徽刑事律师网提供安徽最权威的经济犯罪辩护律师、职务犯罪辩护律师、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刑事辩护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安徽最权威的刑事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