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法学研究 安徽律师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本站简介 法治新闻 盈科律师 职务犯罪 经济犯罪 法治风云 法律法规 刑事律师 刑事辩护 律师服务 法律咨询
   网站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治新闻 >>> 安徽经济
民间借贷利息—安徽民间借贷:10万贷款最高可收1万月息--民间借贷涉案金额年超千亿 最高法院酿新司法解释
发表日期:2012-8-23    已经有4055位读者读过此文    

民间借贷利息—安徽民间借贷:10万贷款最高可收1万月息

  作者:雷强  

       就民间借贷本身来说,尽管处于灰色地带,但民间借贷从未远离人们的视线……

    核心提示:民间借贷的利率为银行同期利率的数十倍甚至更好,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依然有四成民企使用过民间借贷。银行贷款是肉,而民间借贷是粥,肉没几个人能吃到,用比肉贵的价买粥喝,实属无奈。


  “你见与不见,我就在那里,无声无息不悲不喜……”,曾有人用《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的诗歌内容形容民间借贷的境,被认为非常贴切。就民间借贷本身来说,尽管处于灰色地带,但民间借贷从未远离人们的视线……


       调查:四成民企曾使用过民间借贷


  “现在从银行贷款比较不容易。银行要看你的经营状况,又要给你评级,所有手续都很繁杂,而且还比较费时。因此,一般情况下,出现资金短缺的时,我们会找一些贷款公司,或是找一切企业进行贷款。”张润家向记者坦言:“虽然要付出一笔不小的费用,但方便及时。”


  张润家是合肥一家从事建筑装饰工程的老板。


  据其介绍,从业以来,每每遇到资金短缺,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民间借贷。“短缺的资金少时,我基本上选择典当行来处理。拿上房产证或是抵上几辆车,就可以轻松拿到款项。但是,要是遇到大的资金,典当行明显就不够了,最直接的还是找贷款公司。”


  “因为我们做工程的,最大的要求就是资金。很多工程基本上都是要求先行垫资的,小工程还可以垫下去,大的工程动辄上千万,要是全部自己垫进去,别的工程基本上就别干了。这时候,就需要外部资金的注入才能运行下去。这种时候找银行贷款,那是很不明智的,其他的不说,时机铁定会被耽误。”张润家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我们就是找贷款公司。现在,和我们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的就有好几家贷款公司。像我们这样的民营企业,基本上都离不开贷款,并且大部分都是民间借贷,保守估计,至少有四成以上民企有过民间借贷。”


  据了解,由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等主办的稻盛和夫经营哲学上海讲坛中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42.7%的受访企业表示使用过民间借贷,51.3%的企业有过将可周转资金放贷作为再投资的行为。调查显示,40.3%的受访企业认为应将民间借贷纳入监管体制,33.3%的企业认为在纳入监管体制之后,民间借贷可以有效帮助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现状:多数中小企业贷款艰难


  记者采访中得知,目前商业银行贷款指导利率水平在年利率7%左右。其中,工商银行的短期贷款利率最高位6%,中长期最高为6.55%。而民间借贷利率则为银行同期利率的数十倍甚至更高。
  如此之高的利息之下,为何还有那么多企业和个人愿意贷款?合肥一位从事包装业的老板程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做生意的没有傻子,谁不想拿低利息,关键是你拿不到。现在从银行贷款,手续多不说,即使是完成手续后,你还不一定能够贷到款。中小企业贷款实在太难了。”


  从银行贷款到底有多难?记者采访了一位银行业的资深人士。


  “要贷款可以到银行的柜台前咨询,只要符合规定的基本上可以贷款。”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的资深人士张震告诉记者:“目前银行对于贷款,管的还是比较严格的。并不是银行想管紧,而是根据政策规定不得不这样做。”


  “为何有些企业符合柜台上的贷款规定而贷不到款?”对于这样的问题,张震表示:“有些规定是内部的规定。比如有些企业要贷款的话,要先查一下企业的信用评级。银行每年都要对企业进行评级,查一下企业上年的经营状况,负债状况和资产状况。一般评上A级的,基本上可以贷款。有的企业贷款,则需要两A级企业作为担保,才可能放贷。”


      混乱:10万元贷款最高可收1万月息


  记者采访中发现,目前民间借贷由于缺乏规范管理,存在良莠不齐的混乱状况。各家贷款公司以及放款单位的利率差异非常大。从月利不到1分直至月利高达5分、1角都存在。


  采访中,记者在网上与“企联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的客服人员联系,声称自己是想从该公司贷款。在得到记者想贷的具体数额为人民币60万元以后,客服人员给出了月利息4800元的利率标准。按照标准计算,该笔贷款的月利息为0.8%,这还并不包含办理贷款手续的手续费。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调出曾收到过的一条“贷款信息”短信,按照上面的号码拨通了电话。电话中,对方声称可以提供贷款。“手续费加上利率,大概在2.2分左右,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和我联系,贷款手续很快就可以办好。不过你要提供担保,我们才可以放款。贷款要提供的所有手续,在见面办理的时候,我们会告诉你的。”


  “我们的贷款不需要任何抵押手续,你只要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再找个担保人就行了。保证快捷。”在省城街头一块“牛皮癣”上,记者找到了一家“专业贷款公司”的号码,拨过去后,对方表示:“我们采取的是先收利息的方法,办好贷款手续后,我们先从本金中扣除利息。一般是10万块钱,先扣掉1万元作为利息,剩下的,如果没有及时还款的话,会将本金和利息放在一起计算,这个是月息。”


      放贷者:放贷之前要先进行考察


  记者采访中发现,民间借贷在带来高额利润的同时,高风险也同样存在。


  “这个市场要是不仅仅是头脑,要是还是实力和胆量。因为存在大风险,所以才收取高利息,不排除放款人血本无归的可能。”在省城合肥专业从事“放贷”的张明华(化名)向记者坦言:“要是大家都愿意做、都敢做的话哪有那么高的利息。”


  “来借钱的人多了,风险也跟来了。进来的时候是2分,放进去有可能是1角甚至更多,利润肯定是客观的。但也不全部是高利贷。有些熟人或者亲戚来借款,也只能在成本的基础上稍微加一点,这样基本上赚不了多少。”张明华表示:“熟人也有不保险的,去年就烂了一笔账,还不能去逼。那是我老舅的姐夫借了3万块,他现在根本就没有钱还。”


  “做我们这行的,第一个心理准备就是‘跑单’,因此,在放款之前吗,也要考虑到对方的实力如何。”张明华告诉记者:“你要了解对方用这个钱用在什么地方,能否还得起,借的资金量大的还需要抵押、担保。要是做稍长期的放贷,还要适时监控对方投资经营的整个过程。因为一旦出现‘跑单’的情况是非常麻烦的。到法院告肯定告不赢,因为利息绝对超过保护范围,只有用自己的方式追债了,但那也是费时费力费神的。”


     困扰:民间借贷案件数量激增


  记者从法院系统获悉,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件数量正在不断激增之中。


  拿芜湖市鸠江区法院为例,2009到2012年3月份,该院共受理民间借贷案件460件,审结403件,其中判决282件,占比70%,以调撤结案115件,占比28.5%,其他6件,占比1.5%。三年来,鸠江法院审理此类案件数量表现为年递增(其中2011年审结183件,2010年审结117件,2009年审结68件),2011年审结数与2009年审结数相比增长近三倍。


  据省高院资深民商事审判人员介绍,现实中,很大一部分案件的当事人在借款之前就已经明知自己没有履约能力,但由于现实需要和投机及赌徒心理支配,又大量借贷。审理中发现部分出借人贪图暴利,不顾后果地放贷,根本没有考虑借款人的履约能力和自己面临的风险。特别是周围个别人通过放贷过着游手好闲的寄生生活的“示范”作用,更刺激他们的冲动,暴利迷住他们的眼睛,最后导致本息都难以得到受偿的结局。

 

      一念间,钱如潮水;一念灭,家破人亡


    核心提示:在民间借贷这条道上,借贷人和放贷人同样都是走在刀尖上,都随时可能家破人亡。


  家住巢湖市的杨俊文(化名)在今年4月份的一天,家中突然闯进一群不速之客。这群人各个凶悍异常,并且有意无意间露出身上所带的“家伙”。直到这些人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份担保书时,王俊文才恍然大悟,原来都是自己一时冲动为赌友担保所惹下的大祸......


      随意担保成了“替罪”羔羊


  2012年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家住巢湖市的杨俊文刚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刚一进家门还未来得及换鞋,就被一群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堵在客厅中。


  直到这些人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份担保书时,王俊文才恍然大悟,原来都是自己一时冲动为赌友担保所惹下的大祸。


  身为采购员的杨俊文平时喜欢来点“小刺激”,出差时,经常和朋友出入一些赌场“小赌怡情”。4月初的时候,他和朋友一起出差到合肥,在一个小赌场内赌了几把。他没有输钱,但随去的朋友输得厉害,几万元现金输完不说,还在赌场借下了5万元的“爪子钱”。


  “当时朋友拿到手的只有4万5,5千块直接被当利息扣掉了。借钱时,放爪子钱的要求担保,经不住朋友哀求,我就替他担保了。当时对方只是让我拿 出身份证复印了一下,在背面写下了担保书。后来,朋友把借来的钱又输了,我们就都回去了。谁知道他们竟找上了我。”杨俊文告诉记者:“当时我想报警,可又 不敢报,一怕报复,二来,担保书又是我自己写的。最终,我们家连夜找朋友和亲戚帮忙,凑了13万给对方才了事。因为对方说时间有10天,每天的利息是 5000块,利滚利的算,至少要13万。给完钱后,我给那个朋友打电话要钱,谁知道电话已停机,到他家去也找不到人了,难怪那帮人会找到我家。”


      1人借款变成2人同时还钱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由于民间借贷的放款人和借款人素质参差不齐,在追款过程中,暴力事件频频上演。而索要的欠款数额也没有一定的“谱”。


  “有一次,我们放贷的一个家伙跑路了,找了好长时间没有找到,我们就找到了当时给他做担保的那个人。”在合肥从事专业放贷的张明华(化名)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一次追款经历。


  “那个借款的人是在炒股票,从我这借了10万块钱,月息2毛,每个月的利息和本金裹在一块算。约定的是3个月还款,但3个月后找不到这个人了。 虽然也派人盯住在,但就是找不到人了。

没办法,我们把为他提供担保的那个人找到了,让他还,他不还,只好打。关在宾馆里,打了2天,才把钱全部要回来。” 张明华坦言:“这样做是违法的,但不管怎样,我们的钱要收回来,谁让他作担保的。而且,我们也警告对方不许报警,对方一般也不敢报警。”


  “就在我们把钱收回来后大概在2个月左右,借款的人被我们找到了。虽然他的朋友已经帮助还上了,可借款人打的条子还在我们手上。这样的人不给他 一点教训是不行的。”张明华表示:“虽然是黑了点,但也要做。我们把人抓来以后,同样的打一顿,关起来,让还钱。最终,钱还是要了回来。这样,等于要了双 份的钱。所以,说句实在话,一般遇到借高利贷的,不管关系怎样,最好不要为他们提供担保。”


       15万元借贷导致家破人亡


  记者通过查阅法院的相关案件卷宗发现,在民间借贷中,很大一部分案件的当事人在无法还清欠款的情况下,不得不铤而走险或是走上极端。


  在六安的一起案件的卷宗中,记者看到,一名借贷者因为还不起贷款而最终导致家破人亡。这名借款者叫李宏飞(化名)。因为做建材生意无法周转资 金,便在一次进货前找到当地专门放贷的“高利贷”借款。当时借的是15万元,约定每天的利息为3%,半个月左右还款。谁知,就在进货后的第三天,李宏飞所 进的钢材价格猛跌下来。一时间,李宏飞无法决定是否将钢材供给建筑单位。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钢材价格一直上不去。而所借的款子本息相加已经一路飙升。在一 年之后,由于外面所欠的货款无法要到,而高利贷又不断逼债。无奈之下,面对已经无法想象的巨额债务,李宏飞用一瓶农药解决了自己的烦恼。


  人虽然不在了,但高利贷仍不断上门逼债。因为打有欠条,李宏飞的家人感觉报警大概讲不通,无奈之下,只得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法院判决高利贷违法。


       频繁遇到“飞鸽”放贷者血本无归


  在省城合肥长江西路国购广场前的人行天桥上,有一名经常到此摆地摊的卖杂货的男子。他的名字叫许永辉(化名),目前租住在南七附近的一处城中村 里。每天只要天一擦黑,许永辉便骑上自行车,带上一只大的编织袋,开始四处游荡。一旦遇到一个合适地点,在仔细观察没有城管人员后,便迅速摆开地摊。


  今年35岁的许永辉是土生土长的合肥市。在1年多以前,他还是一家规模不算太小的个体超市老板,过着有房有车的小资生活。说起自己的现状,许永辉坦言:“都是自己作的(方言),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要去干什么放贷。”


  据许永辉介绍,1年多前,他的银行存款已接近7位数,有着自己的超市,日子过得很滋润。后来在一位朋友的怂恿下,他开始尝试放贷。“一开始的时 候,是赚了不少钱,赚钱速度简直太快了,做生意根本无法比。开始的时候是小额的放,后来心大了,胆子也大了,放贷款也越来越大。”


  “第一次放贷被跑单是在去年的5月份左右,当时放了有30多万,结果借款人彻底消失了,用尽了办法也没有找到,只好自认倒霉。后来,接二连三地 被套,一度都不想干了。直到最后一次,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借了一笔钱,再加上自己所有的款子都放到了合肥一家很有名气的企业。按照当时的计算,这一单的生 意,可以把以前所有的损失补回来。谁知道,这个企业一夜之间就不行了。”


  “为了还上那笔钱,我不得不把超市和房子全部卖了,就这样,还欠下一笔债务。现在想做生意,没有任何本钱。只好先摆摆小摊。”


      民间借贷承待规范化阳光化


  对于民间借贷所存在的种种现状,法律界人士指出, 民间借贷事关群众的合法权益,事关国家金融秩序,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民间借贷是正规金融有益和必要的补充,但是,由于民间借贷游离于正规金融之外,存在着 交易隐蔽、风险不易监控以及容易滋生非法集资、洗钱犯罪等问题,这就需要通过修订与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予以引导和规范。


  对经济案件有着深入研究的律师认为,鉴于目前民间借贷纠纷普遍存在且有逐渐扩大趋势,国家或相关部门要尽快制定民间借 贷法规或民间借贷管理办法,以规范、保护正常的民间借贷行为,引导民间借贷走上正常的运行轨道。在保障银行资金安全的前提下,金融部门要对符合贷款条件的 中小企业或居民简化贷款手续,提供简便、快捷的信贷服务。同时改善投资环境,鼓励引导中小企业以入股方式吸收民间闲散资金,拓宽民间融资渠道,减少民间借 贷资金。

 

 

      “看来案情峰回路转了!”8月15日中午,律师叶剑秋在微博上如是说。叶剑秋之所以难掩兴奋,缘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前一天发布的《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指导意见》(下称“《意见》”)。

      《意见》对民间借贷所涉夫妻共同债务,进行了十分详尽的解释。叶剑秋手头上,正有一个相关案件尚未宣判,《意见》的及时出台,显然为其厘清案情提供了极大的司法支撑。

      事实上,温州市出台《意见》的时间,放在全国看来虽谈不上早,但是其细致程度确是目前国内少见的。除了对夫妻共同债务有清晰界定外,《意见》清楚列举了四种被认定为无效的借贷行为,还提出,企业仅在单位内部针对本单位职工集资并用于本单位生产经营的,该借贷行为将被认定为是合法有效的。

      浙江省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温州作为金融改革的试验区,不仅要探索体制内的金融改革路径,更要找到适合温州自身发展特色的解决方法。“如果一味地按照体制内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就算最后改革成功了,那么温州的民间活力也被扼杀了。”而温州市中院出台的《意见》,正被看做是一份“接地气”的地方法规文件。

       集资案裁量尺度有望统一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得到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7月,全市法院共受理民间借贷案件12035件,涉及标的额81.88亿元,收案数与2011年全年12052件几乎持平,是2010年全年的1.46倍,收案标的额是2011年全年的1.52倍,是2010年全年的2.36倍。

      事实上,相较于与日俱增的收案数与标的额,真正让人头疼的是,民间借贷与非法集资,甚至是金融敲诈之间,一直缺乏一条清晰的界限。民资活跃的温州,一直缺乏一套统一的案件裁量尺度。

      “同样性质的案件,在同一个法院审理,可能都会出现不同的审判。”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此公众自然会对司法公正性产生质疑。”不过温州市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也强调,很多时候,未必是法院主观造成的,“恰恰是由于司法界定上缺乏明显的界限,使得‘同案不同罪’的情况频频出现。”

      另一个让周德文担忧的情况是,目前地方政府在民间借贷的态度上,有些“秋后算账”的意味,“对放高利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出现社会问题,就对这些涉事人一抓了事。”甚至在民间借贷的司法界定上,很大程度也是由其造成的社会影响来决定的。“社会反响大的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反之可能就被当作是正常的民间借贷。”周德文认为,这样的判定,十分不科学。

      事实上,与山东省、上海、南京等地相比,温州这份《意见》在出台时间上绝对不能算早。但是从《意见》的细致程度上来看,温州市对于厘清民间借贷这团乱麻的决心,可见一斑。

      《意见》指出,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之间、自然人与从事非金融业务的法人、其他组织之间以及从事非金融业务的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借贷人民币,港、澳、台币,外币或者国库券等有价证券的行为。”经批准设立的依法从事担保、典当、租赁、小额贷款等业务的企业法人及其分支机构,通过融资担保、典当、租赁、发放贷款等形式进行借贷,由此引发的纠纷可参照适用《意见》。

      此外,《意见》还确认了四种无效的借贷行为,包括企业以借贷名义向职工非法集资;企业以借贷名义非法向社会集资;企业以借贷名义向社会公众发放贷款;其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借贷行为。

      企业内部集资被视为合法

      对于《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指导意见》的出台,温州市中院对外用了“惊艳”一词。《意见》中被较多引用的一条是“企业未向社会公开宣传,仅在单位内部针对本单位职工集资并用于本单位生产经营的,该借贷行为有效。”有法律界人士表示,这条规定的细致程度,几乎已经到了“手把手教”的地步。

      周德文则认为,该条款充分体现了温州特色。“温州企业对内部集资的情况,十分普遍。”周德文说,几乎所有温州企业,因为生产经营需要集资,都会从内部员工开始,“一方面,对企业主而言,内部集资比较容易操作,另一方面,就员工而言,也比较信赖自己工作的企业,愿意出资。”

      但是按照现行法律,这一借贷行为,也许就会被定为非法集资罪,“温州很多大企业因为员工人数多,即使是向内部集资,其规模也很有可能触‘红线’。”周德文说。

杨轶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条款正反映了温州市的金融改革越来越“接地气”,他表示,通过《意见》的方式,总结温州民间借贷纠纷中遇到的问题,并为今后的审理提供参考,非常有必要。

      债务人配偶权益更受保护

      针对温州家族企业多,“夫妻办厂”情况普遍的现状,《意见》专门用了五项条款,来解释民间借贷所涉夫妻共同债务。温州本地律师叶剑秋表示,与《婚姻法》及最高法院对《婚姻法》的司法解释相比,《意见》对借贷双方的保护更为全面。

叶剑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婚姻法》的规定,只要夫妻双方未离婚,夫妻一方又不能举证证明债务为另一方所有时,出借人就能主张债务为夫妻共同承担。而根据以往的经验,夫妻中一方要“自证”的难度非常大,因此,过去司法实践中,判夫妻双方共同承担债务的占了很大一部分。“有的债务人配偶,甚至都不知道另一方在外面借了钱,但是一样要承担债务,非常冤枉。”

      而《意见》第八条规定,如果借款人的配偶以该借款发生在夫妻分居或离婚诉讼期间为由进行抗辩且有证据证明,同时借款人又不能举证证明借款的实际用途,那么法院便不会认定债务为夫妻共有,除非借款人能够证明该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经营所需。也就是说,除了借款人配偶有取证义务外,借款人也应当承担相应的取证义务。“过去司法机构出于谨慎考虑,会依据《婚姻法》,保护甚至是过度保护债权人的利益。”

       如今,《意见》在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也充分维护了债务人配偶的权利。事实上,在温州,对于债务人权益的倾斜,并不仅仅体现在夫妻所涉民间借贷案件中。在《意见》就民间借贷利率和利息部分有规定:“借贷双方对应当支付利息有约定,但对利息的计算标准约定不明确,双方主张的利息计算标准不一致的,应就低认定利息计算标准。”《意见》还规定,在民间借贷利息的认定上,若借款人已经支付的利息超过四倍利率标准的,超出部分冲抵借款本金。在实际操作中,这些条款事实上都是在保护借款人的利益。

      《意见》细致被赞“接地气”

       周德文作为温州市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同时也是温州市中院和鹿城区人民法院的陪审员,“陪审员中,有不少人十分理解债务企业的无奈,因此,对借款人都是从宽执行的。”周德文说,“当然,一旦发现债务人有恶意借款的事实,执法力度一定是十分严厉的。”

      不难发现,无论是对企业内部集资的规定,还是对债务人配偶权利的保护,这些规定在国内司法实践中,或多或少都有突破之举。杨轶清认为,温州作为金改试验区,同时也是民间资本活跃之地,本就没有必要完全按照体制内行政化的手段来做事。在他看来,温州金改与深圳、天津的改革相比,更民间、更草根,“因此相应的法律手段也应该更具活力性。”

      因此,杨轶清十分支持温州中院出台这类“接地气”的法律文件,“如果把整个金融体系成建制地纳入到体制内来,最后就算金改成功了,民资的活力或许也已经被扼杀了。”

      事实上,在发布《意见》的同时,温州市中院还透露,到目前为止,温州中院及其他10个基层法院均已获编委核准设立金融审判庭。温州市中院副院长陈有为表示,今后全市涉金融机构和金融类案件将集中到金融审判庭或金融审判专项合议庭管辖,实行简案快审、专案专审、难案精审,促进金融审判专业化、集约化。

 

 

民间借贷涉案金额年超千亿 最高法酿新司法解释

       民间借贷将有新的司法解释。日前,最高院在山东威海市召开了全国部分法院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研讨会,专题研究最高法民间借贷司法解释起草小组起草的征求意见稿。

据统计,2011年全国法院受理民间借贷案件已突破60万件,涉案标的额超过1100亿余元,同比增长38.27%;今年上半年,全国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数量达37 .6万件,同比上升24.78%。

       民间借贷审理须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

       出席该次会议的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民一庭庭长杜万华提出,金融业的稳定和发展直接关系到国民经济的稳定和发展,一旦出现问题,将对实体经济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时,必须牢牢把握这一原则,高度重视案件审理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还要全力支持国家投资、融资制度的改革,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人民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时,要正确把握好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审理的方向,为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提供保障。

      专家:规定企业间不能借贷是银行业垄断的表现

       昨天,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对南都记者表示,审理民间借贷,应当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原则,不能将一些民间借贷直接判决无效。

刘俊海建议,出台司法解释应该考虑商事习惯,现在民间借贷利率最高不超过银行利率的4倍,这是多年前的规定,应该及时修改。因为微小企业向银行贷款有很高的门槛,微小企业只能向民间借贷。民间不能借贷的规定是央行规定的,而根据合同法,只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时,合同才无效,不能根据央行的规定认定无效。“企业之间的借贷,只要不是以从事银行存借款为主要目的,应该认定合法。规定企业之间不能借贷,是银行垄断的表现,但金融安全并不是银行的安全。”刘俊海对南都记者表示。

刘俊海说,司法解释需要弘扬企业自由的精神,应该尊重当事人自己的意思自治,如果一方违反诚信,可以追究违约责任,如果违约金过高,法院可以酌减。

       中小企业不能融资只有“死路一条”

      昨天,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王建国对南都记者表示,中国90%的就业是中小企业提供的,但虽然一直说对中小企业进行扶持,在实际的政策上,特别是金融政策上,对中小企业有很大的歧视,中小企业从银行很难贷款,如果再不能自己融资,中小企业就只有死路一条。现在的中小企业倒闭得很快,而中小企业如果过多倒闭,必然会影响到国家经济发展。

      王建国认为,解决民间借贷和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不是最高法的司法解释能解决的,国家法规和政策也需要调整,使民间借贷合法化。

【打印本文章】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69800传销洗脑实录,传销洗脑术 ,传销怎么洗脑---合肥新型传销调查:宣称小投7万大赚千万
周立波妻子胡洁近况:女巨贪司机杨胜华被诉贪污7000万,周立波妻子胡洁否认涉案
合肥包河区传销最新消息:合肥传销头目在合肥受审后宣判,合肥传销头目各自领刑
安徽合肥传销最新消息:安徽省最大一起传销案件判决,42名传销头目被判刑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董事长吉立昌的发迹与倪发科的倒台
合肥刑事律师网合肥专业刑事律师、合肥刑事律师网介绍
安徽司法鉴定机构名录:安徽司法鉴定单位电话
安徽合肥著名职务犯罪律师介绍、合肥经济犯罪辩护法律师介绍
推荐文章  
安徽刑事律师胡瑾律师被中国科技大学聘为法学兼职教授!
安徽省“刑事专业律师”资格认定发布,盈科合肥刑事律师团队成最大赢家!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安徽著名职务犯罪律师、经济犯罪辩护律师胡瑾律师 专访
胡瑾律师近期办理的部分诉讼案件
安徽离婚律师咨询电话、安徽离婚律师咨询电话:13855183210
合肥离婚律师:婚前婚后买房的5个大不同
中央电视台报道胡瑾律师、汪剑律师办理的滁州特大诈骗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安徽刑事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 免责声明 皖ICP备08004261号

安徽刑事律师咨询电话:0551-62837148              Email:hefei148@163.com     邮编:230061   

地址:合肥市习友路与潜山路交口华润万象城A座26.27层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       安徽刑事律师QQ:762781753   胡瑾律师:13855183210

安徽刑事律师网提供安徽最权威的经济犯罪辩护律师、职务犯罪辩护律师、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刑事辩护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安徽最权威的刑事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