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法学研究 安徽律师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本站简介 法治新闻 盈科律师 职务犯罪 经济犯罪 法治风云 法律法规 刑事律师 刑事辩护 律师服务 法律咨询
   网站公告: 合肥专业公司律师介绍   合肥公司法律顾问、合肥企业法律顾问业务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济犯罪 >>> 诈骗犯罪
集资诈骗犯罪辩护律师:集资类犯罪辩护法律适用指南
发表日期:2018-2-22    已经有863位读者读过此文    

 

集资类犯罪法律适用汇编

集资诈骗犯罪辩护律师:集资类犯罪法律适用

 

 

1、2014.03.25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2、2013-11-14《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3、2011.12.1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4、2011.8.1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性质认定问题的通知

5、2011.3.1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6、2011.1.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7、2010.5.7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注的规定(二)》

8、2001.1.21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

9、1998.7.13《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2011年修订)》

10、1999.2.22《金融违法行为处罚办法》

11、1996.8.5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立即停止利用发行会员证进行非法集资等活动的通知》

12、1985.07.18《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当前办理经济犯罪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试行)》

[浙江省规定]

1、2013.2.20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服务金融改革大局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若干意见》

2、2013浙江省公、检、法《关于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三)

3、2011.7.1浙江省公、检、法《关于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二)

4、2008.12.2浙江省公、检、法《关于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一)

5、2009.9.8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指导意见》

【刑事审判参考】

1、高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利用经济互助会非法集资的行为如何定性

2、李国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侵占、挪用资金案

3、惠庆祥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如何区分合法民间借贷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最高法院公报】

一、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诉许官成、许冠卿、马茹梅集资诈骗案(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9第10期)

【裁判摘要】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集资用途,以虚假的证明文件和高回报率为诱饵,未经有权机关批准,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骗取集资款的行为,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的集资诈骗罪。在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时,应当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认定标准,既要避免单纯根据损失结果客观归罪,也不能仅凭被告人自己的供述,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全面分析行为人无法偿还集资款的原因,若行为人没有进行实体经营或实体经营的比例极小,根本无法通过正常经营偿还前期非法募集的本金及约定利息,将募集的款项隐匿、挥霍的,应当认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二、胡祥祯诈骗案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5年02期)

【裁判摘要】被告人借款后,私自改变借款用途,将借款用于其他商业活动,且为应付借款人的催讨,指使他人伪造与其合作开发工程项目的企业印章和收款收据的,因对借款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构成诈骗罪。但其指使他人伪造企业印章的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

三、吴联大合同诈骗案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年01期)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吴联大虽系根据与樱花公司的约定与长城公司洽谈签订协议,但其在中介过程中,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为抬高身价,在协议的封面和内容上多处以西门子公司作为主体,给人以代表西门子分公司的印象,待签订协议之后,再予修正;并且在长城公司和樱花公司签订的低压成套项目协议上又私自加进其他内容。上述欺诈行为有相应的证据证实,原判也在事实部分作了相应的认定,检察机关抗诉对此部分提出的异议成立。但综观全案,吴联大在代表樱花公司与长城公司签订和履行技术合作中,一些行为虽然具有一定的欺骗性,但其主观上尚不具有以欺骗的手段非法占有长城公司财产的目的。吴联大与长城公司签约的直接动机,是希望西门子分公司的有关技术合作项目能够转让成功,使其本人能够从中获取高额技术转让费。在客观上,吴联大作为樱花公司的商务代理,具备一定的履约能力,也有积极履行合同的诚意和行动,拒退保证金是事出有因,并不是企图骗取长城公司的财产,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的“明知自己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而采取欺骗手段骗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隐匿合同保证金等担保合同履行的财产,拒不返还”的情形。长城公司虽在与吴联大接洽初期,受吴联大某些不当行为的误导,但终究是在经过考察了解后,确认有获得西门子分公司技术合作的可能,同意与吴联大等人签约并支付有关款项,亦不属被骗;且长城公司通过樱花公司及吴联大等人的中介,最终达到了与西门子分公司技术合作的目的,已经成为受益者。有鉴于此,吴联大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检察机关要求按合同诈骗罪对其定罪处罚的抗诉理由不足,不予采纳。

一审判决被告人吴联大无罪,二审维持。

【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性案例】

非法向公众吸收存款的用途不影响该罪的构成 ——浙江台州中院裁定叶从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裁判要旨

非法向公众吸收存款的用途不影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成立,但可作为酌定量刑情节。

 ■案情

2005年9月以来,叶从速以经营公司等名义,自己直接或通过他人介绍,以借款的形式、按高于银行利率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利率,向丁明则、郑飞熊、章骏、郑华平、吴春琴等人吸收存款;其吸收来的资金,大量以比借进时更高的利率出借给陈彩标、陈彩军、陈德冯等人。至案发时止,根据现存的借条统计,叶从速向23人借款48次,合计借款额1999.50万元(其中有担保人的借款为350万元);出借47人108次,出借款合计1184.6万元(其中有担保人的借款为258.6万元)。

叶从速在向他人借款及借款给他人的同期,曾投资经营汽车租赁公司、保洁公司等,吸收的资金与投资经营活动的资金混杂使用;期间亦曾以投资经营公司名义而于2006年6月与9月向海游信用社贷得98.8万元(尚未归还)。

 ■裁判

浙江省三门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在自然人作为犯罪主体时,其非法性在于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资格的自然人擅自吸收公众存款从而扰乱了金融管理制度与秩序,而不在于所吸收款项的用途是否非法,所吸收之款项即便用于经商也并不影响本罪的成立,但可以作为量刑的酌定情节予以考虑。被告人叶从速明知自己不具备吸收存款之资格,仍积极向公众非法吸收了数额巨大的存款,其行为危害了金融管理秩序,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基于上述查明的事实,结合被告人系累犯但有立功表现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及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叶从速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30万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以“其借入款项用于投资公司合法经营活动,不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由,提起上诉。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评析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在审判实践中多以“商行”或“地下钱庄”(即明确以低息揽储、高息放贷)吸收存款方式出现。随着“地下钱庄”被不断打击,而经济的发展又确实需要民间融资来辅助解决资金问题,于是,一些经济实体直接向社会公众高息吸收存款作为企业资金用于合法的经营活动,一些个人也以谋取高额利息差为目的,假借企业经营需要资金的幌子,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之实等现象因势而生。由于对“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资格的人向公众吸收的存款在用于合法经营活动时,可否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对象”这一问题把握不准,前几年,公安机关基本上没有把这类现象列为犯罪对象去查处,而只对因此而衍生的为索取高利贷而非法拘禁等犯罪予以查处。随着金融危机的加剧,资金周转更为不便,此类现象所蕴藏的社会危害性必然会逐渐暴露,对前述的问题把握,将严重影响到此类案件的侦查、起诉与判决。

对本问题的解决,关键在于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非法性”的理解。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我国商业银行法对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的主体的设立设置了严格的实质要件与严格的设立程序要件,两者缺一不可;同时,商业银行法作了明确的限制性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等商业银行业务”。

从上述刑法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规定及商业银行法对从事吸收公众存款业务的条件规定可以看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所要求的违法性可从三个层面理解:1.主体违法。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的经营主体必须是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设立的商业银行业务机构,任何单位与个人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不得从事吸收公众存款业务,这是构成本罪的根本性要素。未经法定设立程序而擅自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的自然人,不管所吸收的存款用途是否合法,均不影响行为违法性的构成。2.行为违法。即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资格者向公众吸收了存款;或具备向公众吸收存款资格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资格者向公众吸收了存款”的违法性之成立是基于吸收公众存款主体资格违法性而产生,是前者的延伸,因为主体前提违法,由违法主体去实施的行为当然违法。3.后果违法。国家对吸收公众存款等金融业务实行严格的制度管理,专门出台了银行业监督管理法、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等多部法律,以维护金融管理秩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结果必然导致对金融管理制度与秩序的破坏。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作为行为犯,非法向社会公开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法定行为一经实施,即属犯罪既遂,而不问所吸收资金的实际用途。资金的使用仅为量刑的酌定情节。

结合本案,被告人叶从速属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吸收存款的商业银行业务机构,其从事吸收公众存款业务的主体违法;因其资格不合法,相应地,其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亦违法;其吸收公众存款的结果破坏了金融管理制度与秩序,因而其行为后果亦违法。即便被告人向公众吸收的款项用于合法的经营伙同,仍不能否定其行为违法的本质。

本案案号为:(2007)三刑初字第291号;(2008)台刑二终字第96号


【打印本文章】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69800传销洗脑实录,传销洗脑术 ,传销怎么洗脑---合肥新型传销调查:宣称小投7万大赚千万
周立波妻子胡洁近况:女巨贪司机杨胜华被诉贪污7000万,周立波妻子胡洁否认涉案
合肥包河区传销最新消息:合肥传销头目在合肥受审后宣判,合肥传销头目各自领刑
安徽合肥传销最新消息:安徽省最大一起传销案件判决,42名传销头目被判刑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董事长吉立昌的发迹与倪发科的倒台
合肥刑事律师网合肥专业刑事律师、合肥刑事律师网介绍
安徽司法鉴定机构名录:安徽司法鉴定单位电话
安徽合肥著名职务犯罪律师介绍、合肥经济犯罪辩护法律师介绍
推荐文章  
安徽刑事律师胡瑾律师被中国科技大学聘为法学兼职教授!
安徽省“刑事专业律师”资格认定发布,盈科合肥刑事律师团队成最大赢家!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安徽著名职务犯罪律师、经济犯罪辩护律师胡瑾律师 专访
胡瑾律师近期办理的部分诉讼案件
安徽离婚律师咨询电话、安徽离婚律师咨询电话:13855183210
合肥离婚律师:婚前婚后买房的5个大不同
金融诈骗案件曹某某无罪释放,胡瑾律师成功办理合肥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曹某涉嫌金融诈骗案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安徽刑事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 免责声明 皖ICP备08004261号

安徽刑事律师咨询电话:0551-62837148              Email:hefei148@163.com     邮编:230061   

地址:合肥市习友路与潜山路交口华润万象城A座26.27层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       安徽刑事律师QQ:762781753   胡瑾律师:13855183210

安徽刑事律师网提供安徽最权威的经济犯罪辩护律师、职务犯罪辩护律师、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刑事辩护律师!安徽刑事辩护律师---安徽最权威的刑事律师咨询!